第一章 第1章 世界大变

  “莫凡,六分!!”

  随着数学老师邓永川的一声念出,全班轰然大笑。

  几乎所有的人都转过去看着坐在教室最后排的那个黑色短发的少年,而他就是莫凡,一个考出奇葩个位数分数的家伙。

  “莫凡,你要好好向穆白学习,别人这么难的试卷都考了96分,你怎么就考出个别人零头来呢,别辜负了你的名字。”邓永川叹了口气道。

  怎么自己班级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学生,明明入学是第一名的成绩,到了高中就一下子堕落了,考出来的成绩惨不忍睹,疯狂的扯班级平均分的后退。

  “老师,他已经很对得起他得名字了,莫凡,莫凡,就是不平凡嘛,他比平凡还低了几级,快成渣了。”那个叫做穆白的学生说道。

  “哈哈哈哈哈~~~~”

  “说的真是!”

  “不愧是穆白,骂人都可以不带脏字,确实不平凡,都已经成渣了!”

  班级里一片笑声,直到邓永川开始讲课大家才停下来。

  ……

  “这个穆白好恶心,以为长得帅、成绩好、会音乐就很了不起啊!”坐在莫凡旁边的一个黑炭脸关谷说到。

  “一个幼稚的****而已。”莫凡完全不屑道。

  “放学打双排去啊?”

  “有事,不去了。”

  “又去帮那个嬴老头啊?后山那破茅屋也就你敢去,对了,我弄了几本玄幻、魔幻小说来看,先借你一本?”

  “放我书包里,不过你这家伙少看点这些小说,都走火入魔了。”莫凡说道。

  ……

  对学生来说最美妙的铃声自然是下课铃,结束了一整天枯燥的课程后,莫凡打着哈欠背着书包往后山走。

  后山是学院后门,基本上没有人去的。

  同桌关谷说的嬴老头就是学院后山的守卫,学校为了保障学生安全同时也不让寄宿生从后山溜出去网吧通宵,所以让赢老头守在那里。

  老人无亲无故,前段时间过世了都无人问津,校方帮他草草入土。

  莫凡和赢老头挺熟的,老头走前说是留了一些东西给莫凡,莫凡到了今天才想起来老人家的一片好意,于是去他的茅屋看看。

  赢老头总说他自己是某个历史上很牛逼人物的传承人,手头上拥有一件五千年古董戒指……

  莫凡见过那个戒指,黑不溜秋的,根本就不像什么古董,最重要的是莫凡其实早就拿这个戒指去鉴定过了,老板不耐烦的把他轰了出去说这烧煤炉调出来的铜戒指也好意思当古董来卖,所以莫凡就再也没有相信赢老头吹嘘的那些了。

  老人家临走前的好意,莫凡就当是一个纪念收下了。

  赢老头是一个豁达的老门卫,对生死看得其实很淡薄,莫凡也祝愿他好走,死亡没准是这个服务器混不下去,到新服开号重练呢?

  “你信不信,在这个崇尚科学的位面平行之处,还有一个魔法位面,在那里学习的不是科学是魔法……”

  这是赢老头经常会对莫凡说的一句发神经的话,所以莫凡看到他离去后也深信他去别的服务器开小号了,风生水起。

  戒指很容易就找到了,竹床下面的木盒子里面。

  莫凡打开了盒子,隐隐约约感觉有一股浑浊的气息从盒子里散发出来,感觉还挺玄乎的,不过莫凡都十五六岁的人了,可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功法,更不会相信赢老头戴上他的戒指学习它的功法就可以拯救宇宙的那套说辞。

  黑不溜秋戒就是很普通的指环,非要说特别的话,就是内部有八个很小的巢孔,普通工匠都做得到的。

  黑不溜秋戒冰冰凉凉的,莫凡戴上去的时候马上就感觉到一阵透心凉,大夏天的竟然一阵哆嗦,有点古怪!

  “古怪个屁啊。”思考片刻,莫凡就否定了那脑残的想法。

  晚上还要去干活,正好一阵困意袭来,莫凡整理了一下竹席就在屋子里躺下了,先睡一觉,10点那会还得去二十四小时超市当营业员,得熬到凌晨6点。

  ……

  困意很浓,莫凡直接就睡过去了。

  残阳从山缝间泄落下一道血红色的光丈,染红了后山这片树林,也染红了这间小小的茅屋。

  就好像是一片黑暗之中的巨门正在缓缓的关闭,泄落在黑暗中的光辉一点点的收入到门内,当夕阳完全沉入到山下一切被昏暗统治的时候,这一片后山宛如被蒙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

  远远看去,这一片区域好像是虚无的,水中的朦朦胧胧的景象,血阳下的海市蜃楼!

  熟睡在茅屋里的少年仍旧打着鼾声,殊不知他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却发出了刺耳的呜鸣声,像是在回应那个海市蜃楼所映射的真实世界的呼唤。

  “嗡~~~~~~~~~~~~~~~~~”

  它颤动着,整个空间也在颤动!

  水南中学坐落在城市的南山位置,这座南山高隆于这座夏城。

  城市已经灯火通明,街道、商店、高楼、大夏全部闪耀着绚丽多姿的光芒,晚饭散步的老人,广场狂舞的大妈,小巷追逐的孩子,公园幽会的情侣……

  夜晚并没有给人们带来任何不安和恐惧,反倒是享受着这种放学、下班、饭后的悠闲安逸,然而假如有人凝视着水南中学所在的南面城山的话,一定会发现原本同样应该亮起灯光的校园不知何时笼罩在一层混沌之中!

  空间原本平静如水面,此时随着一个兀然出现的时空空洞被漩涡似吞噬,越演越烈又悄无声息!

  一边是安逸祥和、灯火辉煌的城市!

  一边是吞没了半边山的黑色漩涡!

  在这刚刚入夜的南方城市的夏季里组成了一副无比骇然的画面!!!

  这一切时空异变源于那个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空洞。

  而时空空洞的中心正是后山茅屋……

  巨大的漩涡猛然扩散,紧接着烟消云散,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某个正在熟睡仍旧在做着美梦,殊不知一切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坠入到了平行的另一个位面。

  ……

  ……

  空山新雨给这炎炎夏日狠狠的一记冷拳,打压了其嚣张气焰。

  清早空气特别好,学校门口热腾腾的包子铺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根根金灿灿的油条更是勾人食欲。

  “七叔,豆浆油条。”一个有些蓬头垢面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对那个卖油条的老翁说道。

  “来嘞。”油条老翁麻利的上豆浆,特意给盛得满满的,笑得油光满面,“莫凡啊,你们快要魔法考核了吧,可要好好用功争取上魔法师高校,给我们家族争点光啊。”

  莫凡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己在学校门口卖早餐的七叔,仔细想了想,估计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一边吃一边点头。

  昨天睡得头昏脑涨的,感觉好像做了一个遨游很多世纪的梦,醒来那一刻往如隔世,不知道东南西北,不知道早上中午了。

  莫凡狼吞虎咽,手上拿着半根油条刚要起口,突然感觉旁边一沉,一个半秃顶的三十多岁男子坐在旁边,身上散发出一股子烟味。

  “莫凡,吃早饭啊。”秃顶男子笑着和莫凡打招呼道。

  “胡段长,早上好,早上好。”莫凡急忙笑着打招呼。

继续阅读